品味时光

2007年第5期

【字体:


  走进中国文学作品长廊,历代骚人墨客的惜时叹逝之诗实在叫人眼花缭乱!“子在川上曰:‘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’”(《论语·子罕》)楚大夫屈原“惟草木之零落兮,恐美人之迟暮”(《离骚》);“一世之雄”曹孟德横槊而叹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”(《短歌行》);诗仙太白也说“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”(《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云》);少陵野老则挠首低吟:“少壮能几时,鬓发各已苍。”(《赠卫八处士》)而岳飞凭栏高歌的“莫等闲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”(《满江红》),更把壮怀激烈的读书人之惜时推向了极致。

  岁月催人,面对时光的流走,我们不能不善待生命、善待时光。于是,惜时、“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现代语文(学术综合)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